1000多公里的精准支援,这群民间志愿者做到了

分类:
媒体聚焦
作者:
来源:
澎湃新闻
日前,湖北省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和防控工作情况。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厅长王祺扬在发布会上呼吁,社会各界继续踊跃捐赠湖北省最紧缺的医用防护服、N95口罩、医用护目镜、防护面罩、负压救护车等医疗物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民间有多个自发向湖北捐赠物资的组织,陈娜就是参与其中的一员。陈娜是在深圳出生长大的湖北人,她注意到从1月下旬开始,家乡疫情形势开始变得严峻,不少医院直接公开向社会募集物资。

“这是非常罕见的。”看到医院向外发出救急通告,陈娜便有了一个设想:自己找物流运输直接把物资运送到有需要的医院去。1月24日,她在社交平台表达了自己的设想,几位有共同想法的志愿者们很快聚集到了一起。

 

考虑到各地物资已集中发往武汉,陈娜与伙伴们一致认为优先选择武汉周边城市的医院,与其直接对接,进行最高效的支援。

“大家都想对当地医院进行最有效的支援,把钱花在刀刃上。”陈娜说。

寻找货源

遇上春节假期,寻找货源并不算顺利。随着国内各地疫情影响程度加深,各大医院物资消耗加大,普通家庭也纷纷自我采购储备,多数电商平台店家歇业或已在年前清空了库存,实体药店也普遍出现库存不足。

陈娜决定放弃电商采购这一渠道,转而寻找更深入的供应商、经销商、厂家渠道。因为身处广东,当地货源是她优先考虑的,寻找过程不仅仅是确定产地和库存这么简单。

“因为大多数医院只接收在采购名单上的物资,很多东西可能效果是一样的,但是医院不敢拿。”陈娜透露自己在寻求医院所需货源过程中也遇到过阻力,“医院所需要的84消毒液和过氧乙酸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找不到货,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消毒液的供应商,卖的却是二氧化氯。”

为了解几种消毒液的区别,她还做了很多功课,“其实二氧化氯就是84消毒液的高等级替代品,在灭活冠状病毒方面也是有相关医学文献证明的。”陈娜认为,这其实是非常适合的抗疫医疗物资,但是需要找到可以接收的医院。

在寻找货源的过程当中,陈娜也了解到手套灭菌与不灭菌对医院来说有何区别,搞清楚了不同等级口罩之间的使用差别,甚至自行学习了各种医疗器械注册证号等。

至于对接医院,对陈娜和其他几位志愿者而言,算是最简单的环节。“医院是几个环节中最明白自己需求的一方,我们只要在告知医院方货品资质标准,等待接受与否的答复即可。更复杂的环节还在后面。”

守仁是负责广州本地提货的志愿者,原定于1月27日提货当天才到广州的她,特地改签了机票提前到达。如今的疫情特殊时期,母亲看到她依然奔波在外,甚是担忧,千叮万嘱“不要为了成就自己的善行而搭上了命”。守仁说,他们(疫区患者)也都是父母亲想要天天见到的孩子,自己觉得很心疼,所以就想要努力去帮助他们,“也有很多人是为了这件事特地加班的,去提货的几个医疗物资厂商的工作人员都是当天义务上班。”

提货当天,志愿者小李载着守仁在广州寻找打印店,他们打印了一条醒目的横幅:该货车正在进行救援湖北物资运输。“感觉自己被触动到了,但帮的忙也就是杯水车薪而已,能做的还是太少。”小李说。

“我只是送物资,和一线医生比不算什么”

货源的确定以及与医院的成功对接,仅仅是捐助的一个起点,寻找物流运输进入湖北武汉周边城市给志愿者们带来了更大的阻力。

他们了解到,很多物流运输公司只进入武汉,要想通过物流货车输入物资进入周边城市,捐助项目需要得到相关机构与组织的背书与资质认证。考虑到进行相关认证所需花费的时间成本,以及物流运输的时效性与当下的运输政策,为了让手头的物资尽早送抵对接的医院,陈娜开始寻求与广东当地货运公司合作。某运输公司表示,有司机愿意不计报酬免费帮忙把物资从广州运到湖北。

1月27日深夜,装满物资的货车从广州成功上路。1月28日傍晚,当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这位不计报酬的司机小峰时,他已经顺利进入了湖北,把物资送到了部分医院。“这没什么好采访的,都是应该做的。”在决定接下这趟活前,他没有告诉爸妈,“这种事情都是出来后才说的,我爸后来知道了,和我视频还哭了,第一次见他哭。”

小峰对于自己的这个决定轻描淡写,但他也深知湖北省内疫情形势严峻,“非典的时候我还小。这次也有很多人敢进去,而且我只是送物资的,和一线的医生比不算什么。”

 

 

黄冈市蕲春县基层医院受捐物资。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供图

 

“封城”下的救援

从寻找货源、提取物资、运送物资,到最后一个关键环节就是物资对接。丘丘是此次捐助项目中负责协助各方对接确保物资成功运抵的志愿者。她要确保司机在出省、跨省与抵达湖北的每个环节都不出差错。

一开始,他们准备分别把消毒水送到荆州和黄冈的几家医院,但在对接过程当中发现变数太大。可能有的医院一开始可以接收,但隔段时间又回复“不行”。而且因为人手不足,医院公开的几个联系平台之间有时会出现对接不及时的情况,导致医疗物资未能成功被物资科登记从而无法被接收。“定下来的捐助医院在一天之内变动了好几次。”丘丘说。

此外,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一道槛:湖北的大多数城市都已“封城”,除了各大物流公司开通的绿色通道之外,民间救援物资货车想要进入湖北都需要由医院协助办理相关的道路通行证。“那边人手紧张,黄冈市指挥中心的车辆通行函医院一直没能成功申请下来。”丘丘花了大量时间在申请通行函上。

另一个民间组织的志愿者小昊也参与协助了此次车辆通行函的申请,“医院一直申请不下来,我们在收到请求之后帮忙联系了当地有关部门与公益救援机构‘蓝天救援队’。”小昊说,经过协调,有关部门为志愿者办理了车辆通行函,“蓝天救援队”则负责将这份车辆通行函交到志愿者手里。1月28日,志愿者顺利到达部分受捐物资的医院。

“其实我们组织也不大,在物资这方面能提供的帮助也不多,但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在有需要的时候给其他团队做数据支撑、提供更多信息,也是很好的。”小昊表示。

 

 

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人民医院派出的引路车

除了申请车辆通行函,在和医院对接物资捐助时,志愿者们还需要提供个人或组织的说明、物资来源渠道以及相关资质、物资产品许可证等。

1月29日,志愿者们终于成功将所有捐助物资(二氧化氯消毒液、医用手套、防护面罩)运抵至湖北省黄冈市的黄梅县人民医院、黄梅县大河中心卫生院,以及7家蕲春县基层医院。当天,志愿者们踏上返程。

 

 

湖北省黄冈市医院受捐物资证明

1月30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向湖北省和武汉市运送物资的司机留观时间过长问题,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表示,根据当前应对疫情工作需要,运送物资到湖北省的货车司机要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返回后无发烧、咳嗽等症状,不需要留观,允许其继续运送物资。一旦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应当立即就医,根据病情采取必要的留观、隔离等措施。

截至发稿,司机小峰已顺利回到广州。

“我觉得整个项目下来不说我们到底能做多少贡献,但是至少我们没有给医院带来负担。”捐助项目发起人陈娜说,“我们的物资是符合标准的,也确实是医院需要的,我们选择了能够直接送到医院的方式,没有给任何大型的物流公司或者市慈善总会带来负担。”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Copyright©2017  武汉文发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鄂ICP备123456789号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